没有伞的孩子

沉迷欧美圈不能自拔,初心AL ET 本命EC,如今正掉入漫威大坑,爬上了TSN的幽灵船

假如时间还长

lll谪九lll:

这组照片看一次泪目一次
我已经忘了我执念的是曾经的美好
还是现今的沧桑

但以你为名的轻狂一梦
还在继续❤️

九歌:

很多年以前,你们也还年轻,我也还挣扎在语数英政史地里。

很多年以后,再看看那时的旧照片。
嘿,你们好啊。

【EC/锤基/AL】王子本纪(已更新)

三尺苍台:

注意:


1、这是一个杂糅了指环王和漫威部分设定的故事,部分人物性格命运和故事情节都有借鉴,雷此设定者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而且注意只是部分,还有一些我自己的原创剧情,所以不要太死磕原著设定)!!


2、故事最初发生在中古时期,但是时间跨度我还没想好,所以先不立flag


3、小说中设定查尔斯、洛基、莱戈拉斯是亲兄弟,父亲是爱隆王和瑟兰迪尔,雷者慎入、慎入、慎入!!!


4、OOC大概有。


传送门:


第一卷   王室的分裂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卷   沙漠的暴雪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卷   灵魂的错接      第一章


*********************


新章节


第三卷   灵魂的错接


第二章


 


PS:这章码完,我要吐血了。。。

EC中文同人推荐

I.U.A:

Pressure_Chan:



2016/09/03更新:有道云被屏蔽,更新Evernote地址




注:iOS打开evernote无限转圈者,请选择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2016/07/12更新:有道云的随缘地址已替换至新家,总算可以不爬墙了。




入坑两年断断续续扫了不少文,这里以原PO之口味向做一个总结推荐




基本宗旨是EC不拆不逆




一共记录了24篇原创(5篇原作向),15篇翻译,6篇肉肉,3位老司机。




文字版与所有文链↓:




Evernote链接




图版↓:






















What Happened (31)完结章

Lisabrand:


“Come on ,Erik,你得笑一笑,我们又不是去毁灭世界,噢,别,别露出牙齿!”

“Warren,把你的翅膀收一收,你挡住我和Scott了!”

“Lorna,你吸住教授的轮椅了”

“伙计们,准备好了吗?”

“One …Two …Three”

“Cheese!”

“咔嚓”

【1989年 X-Men Mutant and Proud 】

—————————————————————

“Charles”
“Charles?”

听见了对方不懈的的呼唤,Charles终于不情愿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阳光依旧像他睡着前那样的明媚,身上却多了条柔软的毛毯,Erik的手里正端着杯红茶,眼睛里除了明显的温柔外,还有些及不可见的紧张

为什么要紧张呢?Charles接过对方手里的茶,默默的思索着。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一个月来,Erik总是会为他正常睡觉时间外的时间睡着而感到紧张。今天能忍到半个小时后再叫他大概已经达到了对方的极致。但,他只是打了个盹啊?

默默的在心里摇了摇头,Charles放下手里的杯子,跟着对方向楼下的教室前进

Erik依旧像他年轻时那样的身形挺拔,即使是那头灰白的头发也依旧茂密的让人羡慕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Charles为自己同样十分茂密的头发而感到万分的满意。自从在Logan 记忆里看到秃了的自己之后,他就一度陷入一种深深的担忧。

余光扫到对方的小动作,Erik忍不住扬起嘴角,轻轻地握住了对方空闲的另一只手。

抬起头,Charles为Erik微妙的笑意而感到十分的不爽,已经翻了一半的白眼,在听到一旁学生的问好时,被慌忙的收了回去,毫无意外,他看到某人的嘴角似乎又上扬了几分。

一脸平静地掐了下某个老混蛋的手,Charles甩开他,率先到了教室门口。

这节是Jean的文学课,自从他和Erik退休之后,她就替他接手了这门课程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沉沉,

And nodding by the fire,take down this book, 倦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来,

And slowly read,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慢慢读着,追梦当年的眼神”


温柔而深情的女声将 William Butler Yeats 的这首诗诠释的非常完美,而那群小家伙也难得地在这种气氛下保持了应有的安静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多少人爱过你昙花一现的身影,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爱过你的美貌,以虚伪或真情,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惟独一人曾爱你那朝圣者的心,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爱你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


一个小姑娘举起了自己的手,Jean挑了下眉,为这个平常总对文学课提不起兴趣的孩子的举动而产生了些许的惊讶

点头应允了对方的提问,小姑娘站起来,问到:“真的会有这样的美好的情感存在吗,Miss Grey?”

“虽然 Mr.Yeats没能得到心上人的回应,但并不代表潜藏在他文字里情感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亲爱的”

“就像Professor和Magneto那样吗?”

Jean笑了,看着教室门口的两位长者,意味深长地回复道:“我想你是对的,小家伙”

为Jean那个挪揄的眼神而感到些微的不好意思,Charles拉着Erik离开了这个被阳光充满的教室。

感到身后有人推起了自己的轮椅,Charles关掉了电动轮椅的自动控制,任由对方将自己推向一个未知的目的地。

他们在那棵梧桐树下停住了。

“我觉得那孩子说的不错”

Charles抬起头,在碰到对方含着笑意的眼睛后,不大好意思的转开了视线,
“尽管我们走到这一步极为不易”

握住了对方同样枯瘦的双手,Erik笑道:“但我们总会在一起”

正想出言反驳对方近乎无赖的自信,Charles发现对方坐到了在自己身边的长椅上,吟咏起那首诗余下的部分: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在炉罩边低眉弯腰,

Murmur,a little sadly,how Love fled 忧戚沉思,喃喃而语,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爱情是怎样逝去,又怎样步上群山,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怎样在繁星之间藏住了脸。


【好吧,你说的没错,我们总会在一起】

Charles在心中没出息的叹息道


-----------------------------------------------

“Charles”
“Yes?”
“Nothing…just wake you up”

“Charles?”
“ I am awake ,Erik”

“Charles”
“Charles?”
“Char…”
“I AM ALRIGHT!ERIK!”

对于对方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要确定自己是不是醒着的做法,Charles表示自己实在是不能理解。

通知了对方晚饭后来一趟书房,Charles觉得自己需要跟对方好好谈谈。

“你在担心什么,Erik?”
“……Nothing”

看着眼前仿佛醉心棋局,只肯将头顶对着自己的某人,Charles叹息道:“别让我读你,Erik”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但我不想,my dear friend,你得自己说出来”

……

“我在害怕,”轻轻地叹了口气,Erik不大自然的避开了Charles的目光,“Hank说上了年纪的人很可能会毫无征兆地在梦中去世,所以我怕…”

“我会在某个你不知道的时候丢下你?”

看着对方把嘴抿成了一条线,Charles拍了拍他的手背,轻声道,“听着,Erik,有时候,故事的结尾并不重要。如果生活唯一确保我们的就是死亡。那么我们最好不要让那结尾夺走了故事的光芒。”

“我曾经说我不在乎你如何看待我的死亡,但事实上,我希望你能够接受它”

“嘿,别一副笃定的语气,Charles,万一是我先离开呢?”

“Well,也许吧…” Charles耸了耸肩,心满意足地在对方控诉的眼神中挪动了自己的棋子,

“将军,Erik”

-----------------------------------------------

教授是在一个早晨去世的。

没有经历太多的痛苦,他的脸上甚至还定格了一个愉悦的微笑

大家都小心翼翼地看着万磁王,但这位老人在抱怨了教授没能履行今天要跟自己去公园下棋的约定后,就再没有了言语

时光一如即往的在人们的手中流逝,Erik却一直表现的十分正常,就像他已经这样过了很多年

但他再也没有下过棋

书房里的那个棋盘已经落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而它现在唯一的作用就是在某个寂静的夜晚见证那个老人漫长的沉默


Jean依旧为现在的孩子缺乏文学细胞而头疼

但当她今天提起“有时候平静比哭泣更令人感到揪心”时,孩子们说,他们都懂


两年后,Erik Lehnsherr去世


依旧是在睡梦中的正常死亡,Raven在对方的脸上看见了久违但却真心的微笑

Erik被葬在了Charles 的旁边


隔天,文学课上,一个孩子问道:“Mr. Lehnsherr是去找Professor了么?那他能找到他吗?”


“我从不怀疑这一点”


Jean听见自己温柔地说道

————————————————————


[五年后]

轻轻地抚摸着桌上的这张照片,Raven不由地感叹起时间的飞逝。尽管她的基因决定了她要比旁人老的更慢一些,她依旧选择拥有和Hank一样年老的面容。

变种人已经收回了自己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即使个中艰辛难以言表,但好在最终是有了这么一个完满的结局

忽然,一阵熟悉的笑声打断了Raven的思路,她站起身,拉开窗帘,让阳光彻底涌入自己的屋子

好吧,让我看看我们的人类小女孩儿又找到了什么新的乐趣

拍打着洁白有力的羽翼,Warren抱着女孩从空中优雅的下落,Sarah兴奋的心情即使隔了这么远也能被Raven清晰地捕捉。

作为X学院的第一个人类学生,小家伙简直适应得不能再好了。有时候,这种愉悦的气氛甚至让她觉得恍惚:人类和变种人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才争斗了这么多年?

【看着吧,迟早有一天,这个学院将不止对变种人开放,也会对人类开放。我们将不分你我,和平的共享着这个世界】

Charles的话语再一次在她的耳畔响起,Raven抿了抿嘴,为兄长又一次的正确而感到无奈

“你又对了啊,Charles,虽然不想承认,但我真他妈的爱死了这些来之不易的笑声”

对着远处的那片向日葵喃喃地说道,Raven几乎能看到Charles正不赞同地看着她,故作严肃地教育道:“Language,Raven!”

当然,还有Erik。他会在轮椅的一侧对着自己露出一个挑眉的微妙笑容

然后Charles可能会察觉,可能会狠狠地掐一下那个混蛋,并在听到对方夸张地痛呼后,满意的转过来,继续进行对自己说教

啧,她居然被自己的想象给逗笑了,Raven摇了摇头,悄悄抹去某些不应该出现在笑脸上的温热液体

“Hey,Sarah,能帮我个忙吗?”

某个更为熟悉的声音让Raven停下了思考

“Well,说说看,Sam”

“额,你能帮我写份读书笔记吗?”

“...这个嘛,你是不是也能像你妈妈那样变成任何人的样子吗?”

“老天,当然。这样,你帮我弄份读书笔记,我就给你再现我老爸因为豌豆掉进毛里,而翻找了三个小时的暴躁样子,怎么样?”

尚未听到另一方的回答,Raven挑了挑眉,在心中默念道:

Sam McCoy,你完蛋了

-----------------------------------------------

Peter又在一阵惨叫声中结束了自己的下午甜点,另一边,Alex正一脸欣慰(幸灾乐祸)地看着Logan又被自家弟弟用镭射光轰上了天。

一阵柔和的微风携着这些欢乐飞向遥远的天际,梧桐树下,Peter仿佛看见两个双手交握的人正微笑的看着这一切:

几次分歧,几度相离,我们终究还是在这个最初的地方,殊途同归……

【Fin】

-----------------------------------------------

完结了 ♪( ´▽`)

感谢所有能坚持看到这儿的亲们,之后可能还有几个番外 ◉‿◉







【EC】光暗之间(破坏神!Erik/创世神!Charles)【序章】

苏纹:

他的眼睛今天是蓝色。


他行走在山林间,银白色的长发一直蜿蜒到赤裸的足踝。他的发丝拂过细嫩青草上每一粒清晨的露珠,却未沾染一缕尘埃。他的手指拂过一棵凋零的枯树,于是枯树立刻生长出翠绿的枝梢;他的目光掠过一只跌跌撞撞的雏鸟,于是雏鸟学会了抖开羽翼、展翅飞翔;他突然停步,侧耳倾听——远处隐隐有负伤幼兽的凄鸣声传来。他拨开茂盛的草丛,看见了一只蜷在地上的小狐狸。


这只白狐毛色纯净、不见一丝杂质——比最上等的绸缎还要光泽亮丽;只有蓬松的尾巴尖上,带了一抹烈焰般的深红。它的一条腿和腹部都血肉模糊,似乎是被锐器所伤。


 


“嘘……别怕。”


他蹲下身来,手指温柔地落在狐狸的耳朵上。受伤的幼兽瑟缩了一下,随后迟疑地凑近舔了舔他的手指。


他的手指缓缓下滑,抚过被鲜血染红的伤口。


不见任何特别的动作——那伤口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狐狸站了起来,抖了抖皮毛,好奇地来回踱了几步。似乎终于确信自己已经恢复如初,它欢喜地摇了摇蓬松的尾巴,尖尖的耳朵在那人的手掌亲昵地蹭了蹭。随后,它轻盈地跃上对方的肩头伏了下来,长长的尾巴绕住脖子,就像是给他戴上了一条暖绒绒的围脖。


 


 “——你本不该救它。”


 


冷厉而淡漠的声音凭空响起。


在听到那声音时,他温柔宁静的眉眼突然漾开了一丝欣悦——他微笑了。


而在他展颜的一刹那,山林间所有含苞的花朵纷纷盛开,所有摇曳的翠绿都吐露生机——整个世界欢欣鼓舞。


 


他的微笑只为一个人绽放。


他对那个人伸出手。


 


“Erik。”


 


不远处,黑发的神祇一步步走来,足尖落下的每一处,所有鲜妍的花朵尽数凋萎。他一直走到银白长发的神祇面前,接过了那只优美的手,低下头,印下了一个吻。


 


“我喜欢你今天的眼睛,Charles。”


 


 


 


狐狸收起尾巴,钻进了Charles的怀里,乌溜溜的大眼睛惊惧地望着来人。


灵狐有慧。虽然两位神祇都未刻意释放自己的气息,它依然知道该畏惧谁、亲近谁。


 


“你吓到它了,Erik。”


Charles摸了摸怀里白狐柔软的绒毛,语气温柔不带责备。Erik静静地看了他们一眼,随后垂眸——肉眼不可见的黑暗气息在刹那间尽数收敛:他足边蔓延开的枯萎,也不再如滴墨般渐渐扩散开来。


白狐停止了发抖,探出头来,有些好奇地看向眼前的黑发神祇。


“它很可爱,是不是?”Charles对他微笑着说。


“你本不该救它。”Erik平静地重复。


“——所有伤痛与消逝皆有其规律。一切生灵,终将归于寂灭。”


 


“你救不了,也不必救。”


 


“但至少在目光所及之处,我还可以让那一天来得慢些。” Charles温声回应,“他们的一生的确短暂。但即便是萤火之光,与星辰之辉,又有何不同?”


“抚平伤痛,于我不过举手之劳,于他们……却已是天壤之别。”


 


“你太怜悯。”破坏神微微启唇,语似叹息。


“神怜世人。”创世神微笑。


 


“——吾之怜悯即守护,汝之怜悯即毁灭。”


 


“守护与毁灭,不过一念之间。”Erik开口,“于猛虎之口救下一只野鹿,又如何得知……不是在扼杀猛虎的求生?”


“你真是问倒我了,亲爱的朋友。” Charles柔声说,却并无丝毫踌躇或是不悦。他移步上前,抱住了眼前属于他的双生神祇。而Erik也伸手怀拥住他,吻了吻他银白色的长发。


Charles能察觉到他渐渐放松下来,把头靠在自己的左肩上。


白色的狐狸立在他的右肩,好奇地蹭了蹭Erik的头发。


 


“并非有意与你争执,Charles。”Erik轻声说。“我只是不希望你为他们耗费那么多力量。”


“我知道。”Charles也吻了吻他的耳鬓,“但你也知道……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你的身体已经沉睡了一千三百年。你应该好好休养,不应该再多损耗一丝力量。”


“如果你在神域一个人孤寂,我可以提前醒来。” Charles抚过他的眉眼。


“不。”Erik用指尖缠绕着他的长发,眼神也微微柔和下来。“你就在这里,我随时都可以见到你。”


在一千三百年前的灭世浩劫中,创世神为保护他所筑造的世界,消耗了太多力量,神灵的躯体从此陷入沉眠之中。但他的意识并未完全睡去,而是落于他一方小世界的投影上,继续在世间行走。


这个投影的力量或许不及他全盛时的百万分之一——但神灵毕竟是神灵。


哪怕是投影,也是凡人无法想象的存在。


而Erik的投影则要强大得多:这是他作为神灵的真正化身,足足拥有他千分之一的力量。


 


“人类贪婪、狂妄、懒惰、自私,其他生灵亦如此。他们根本不值得你如此付出。”Erik神色沉静。


“你对他们太苛刻了,Erik。”


Charles的声音如一束微风,轻轻拂过他的侧脸。


“他们的确有缺点,但也有可爱之处——世上哪里有完美的存在呢?”


Erik用手捧住他的脸,眼神深深。


 


“可你完美无缺。”


 


 


“不,亲爱的。”


生命与守护之神微笑了,对眼前的毁灭与杀戮之神柔声说。


“我所缺失的,皆由你填补。”






———TBC———


新文风开启!这篇应该不会太长,争取正篇三更内完结!


大概不会有比这个更“天生一对”的设定了......


写这个设定也是次挑战了~为了契合人设和文风,琢磨语句会比较费劲......




创世神灵的查,目光所及之处,便是无限生机——一个微笑,整个世界都为之展颜。


这样的他可真美啊......


而刚好相反的万:足踏之处,万物肃杀凋零!


有没有感觉到一股总攻之气扑面而来!




写文目录